您当前的位置:情感语录 > 名家 > 电影评说 > 正文
《滚蛋吧,肿瘤君》:最极致的表情是笑着流泪
发布时间:15-08-28  编辑:32red-uk.COM  标签: 滚蛋吧, 肿瘤君  点击:

  白百何在《滚蛋吧,肿瘤君》里所做的并不是什么表演,而是真正成为了原著漫画的原型熊顿。就题材而言,这是一部让人惧怕的电影:讲述一个无法绕过去的生死话题,却偏要用喜剧的方式去呈现。这种调性上的天然罅隙,往往会造成电影不是偏向肤浅狗血,就是酿成情绪上的失控。韩延执导的《滚蛋吧,肿瘤君》远远超出我们对一部华语电影的想像,它看上去既有小妞电影的爽利活泼,又有奇幻片的别出心裁,既有恰到好处的搞笑元素,又有强大到足以让人拜服的情感力度。毫无疑问,这是一部可遇而不可求的佳作。

  《滚蛋吧,肿瘤君》中的熊顿,是个爱憎分明、个性卓绝的女孩,那种与生俱来的晕糊劲甚是可爱,颇有天使爱米莉的影子。但是,她的身上又少了几分爱米莉不食人间烟火的古灵精怪,多了几分看得见摸得着的憨直。作为一个才华横溢的年轻漫画家,熊顿可以为自己喜欢的工作废寝忘食,付出一切。她的生活中有不靠谱的男友、有飞扬跋扈的恶老板,当然也有和她亲如一家的女室友和男闺蜜。这是一个典型的现代北漂女孩的缩影,人际结构纵然扁平,但生活却从不乏味,即使尚未实现逆袭,却也能够每天向梦想靠近一步。

  然而,正如熊顿所说,当别人的人生刚刚开始的时候,我们的人生却结束了。绝症的厄运降临时,谁也逃不过难以抗拒的无奈。《滚蛋吧,肿瘤君》的戏核在影片进行到50分钟时逐渐显露——熊顿之前的爱情遭遇、职场挫折,在绝症面前都变得不值一提。在她真正被剃掉头发之后,开始正视自己的人生。常识告诉我们,患病之人的心理比常人要复杂千倍,再强大的心脏也无法抵御排山倒海的焦虑。但《滚蛋吧,肿瘤君》以深思熟虑的精彩群戏,将熊顿的这种焦虑消解于无形中——她在食堂被告知病情之后声称“割掉不就行了”、和女病友在隧道里骑摩托、去女室友的日企“闹事”等等,折射出她“向死而生”各个阶段的真正心理,这比好莱坞电影《抗癌的我》一个梗用到底的催泪伎俩要更加细腻真实。

  《滚蛋吧,肿瘤君》中关乎生死的两个命题——爱情缘和父母缘,在嬉笑间解释得通透在理,这也是全片最震撼人心之处。医院里出现了一个不会笑的万人迷男医生,熊顿夸张的“挑逗”总能让人捧腹,但当男医生对坚强的熊顿产生特别情愫,又被临终前的熊顿含泪表白时,你可以相信,曾被爱情伤害过的熊顿,终究会有一个人为她填补遗憾,即便结果永远不会圆满。医院里还出现了一个名叫毛豆的小男孩,他身患白血病,因手术失败而只得面临保守治疗。在毛豆憨笑着被强忍悲痛的父亲抱回家的瞬间,它更像是一则隐喻,或是暗示:毛豆和父亲太浅的“父母缘”,亦如熊顿和她的父母一般——女儿离乡奋斗而不归,再度相见时,却面临白发人送黑发人的局面。当熊顿靠在母亲怀里说“下辈子我们还做一家人”时,你很难抵御那种蚀骨的撕心裂肺。泪腺崩塌,就不要再挤兑导演煽情。

  这部电影,意味着白百何的时代正式到来。熊顿并不是个好演的角色,它需要极丰富的内心体验、细微的情绪变化、以及足够强大的表演自信。白百何的天赋在于,她不仅让熊顿的乐观豁达、“二货”精神得以显现,且把那股子把悲伤留给自己的倔强得以精确表达,她向男医生含泪说“你懂的”、在母亲面前厥起嘴巴报出银行卡号、在临终视频里双手拭泪等等,都演到了人的心坎里。吴彦祖扮演的“花瓶”男医生,李媛、刘芮麟、程伊等扮演的那一拨掏心挖肺、不离不弃的朋友,亦和白百何的演出构成妙不可言的强烈呼应,比之前我们看到的大多数慌腔走板、语焉不详的国产青春片相比,都高出一个端位。

  这是一部工夫下到位的优质电影的胜利。

↑↑↑返 回 顶 部↑↑↑

情感语录 | 情感故事 | 人生感悟 | 名人名言 | 经典语录 | 情感口述 | 励志名言 |
Copyright 2013-2017 32red-uk.COM 情感语录 [ http://www.32red-uk.com ] All Right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