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情感语录 > 情感 > 情感故事 > 正文
多年前,我对一个女孩说:我等你到25岁
发布时间:17-06-07  编辑:32red-uk.COM  标签:   点击:

 我从来都无法得知,人们是究竟为什么会爱上另一个人。我猜也许我们的心上都有一个缺口,它是个空洞,呼呼的往灵魂里灌着刺骨的寒风,所以我们急切的需要一个正好形状的心填上它。就算你是太阳一样完美的正圆形,可是我心里的缺口,或许却恰恰是个歪歪扭扭的锯齿形,所以你填不了。 —毛姆

  一隔多年,溪子还能记起那年,那人,那个夏天,以及发生在那个夏天的事情。可能由于又逢高考加毕业季的缘故吧,溪子最近总会突然想起过去的事情。

  那些她曾经费劲心思想要逃离的过去,此刻,就像一张具密的网,包裹着,缠绕着,胸腔处有一阵一阵窒息的痛楚传来。

  回忆不受控制地袭来,溪子第一次感觉到恐惧。没有曾经所想的那样子,某天突然想起完全没有想象之中那么美好,有的只是凄凉,遗憾。

  或许,这就是青春吧。

多年前,我对一个女孩说:我等你到25岁

  1  忆往昔峥嵘岁月

  中学时代的溪子长得不怎么好看,常年戴着眼镜,头发剪成男孩子模样,穿着一中的校服混在一片男孩子中真有些雌雄难辨。

  她还记得,那天认识简安的经过。那天的天空很难,她骑着自行车在高温炙烤下的校园里横冲直撞,因为赶时间,没留意前方的不明物体,然后就这样,从他身边擦过,身体不受控制的倾斜倒地。

  她摔倒在地,因为疼痛浑身冒汗,半天起不来。直到一双手伸出来,眼前的男孩身形挺拔,初见之下有点像自己喜欢的歌手许嵩。带着时下女生喜欢的纤瘦体型,宽大的校服勉强盖住他一米八的身材,给人的感觉是很干净。是的,干净,这是16岁的溪子对简言的第一印象。印入眼帘的是一张棱角分明的脸,细看还能发现下巴处的青色,白色的带框眼镜下是一双没有任何温度的双眼。

  只是那一眼,从此溪子记住了他的样子。

  溪子颤抖着伸出自己的双手,交到他手心里,触感冰凉,在这样炎热的夏天,她竟然觉得异常舒服。

  然后,待她站起来,拍拍校服上的灰尘,再抬头看身边的他时,人早已不见了。

  那一刻,溪子心里有点小小的失落。仿佛有一丝丝阳光钻进了心里,甜蜜,窃喜,期待……

  所有的情义都在此刻埋下了伏笔,一如那人,从此,在她脑海中挥之不去。

  或许,年少时喜欢上一个人,只是单纯地出于欣赏,出于好感。然后,在自己年轻雀跃的心里埋下一颗种子,最后这颗种子在无意识间慢慢扎根,发芽,成长……

  自那一次溪子初见他,溪子心中从此多了一个常人无法碰触的地方,只是为他。

  少女的心思,晦涩又难懂。对一个人有好感却苦于不知如何表达,如何在这其中权衡好。既希望让他知道,又害怕他知道。她想法设法知道了他的班级,名字,身高,体重,爱好……所有关于他的一切都是那么美好,甚至连每天和他生活在同一个城市,呼吸着同意的空气她都觉得很难得。

  可能老天爷也看到了她的努力吧,没有辜负她的单相思,又或者,只是巧合而已。自那以后,他们频繁地遇见,校内校外,到处可以看到他的身影。甚至,早上起来去买个早餐,下第二节课做课间操,周一升旗仪式,下课回家的路上,下晚自习之后……明明一天中有那么多次相遇,有那么多机会可以走过去和他打个招呼,然后说声:“HI”, 可她总是不敢,总在犹豫不决之下看着他走远。

  溪子想,怎么会这么凑巧呢。

  溪子甩甩头,不让自己继续胡思乱想。

  可能,这真的只是巧合罢了,不代表什么的,只是自己想多了而已。

  只是,每次他一出现,不论是人群之中的他,还是独自一人走路的他,溪子总能像雷达一样精确定位到他。却一直不敢走上前去,那一步,对于她来说太过艰难。他那么好,那么耀眼,肯定不缺女孩子喜欢吧,而她,卑微如尘埃,只敢远远看着他,直至他走远。

  每一次他出现在他眼前,周遭一切对于她来说便失了颜色。她的眼里,心里,装的都是他,其他于她而言,只是黑白,可有可无。

  每天见到他,便是她单纯的希冀。若是哪天不见他了,恍然若失,总感觉少了点什么。

  她知道这样下去不好,可是十几岁的小女生又怎么会懂要如何处理自己的这段感情,又如何懂得这到底是喜欢还是爱。

  2  曾经的遥遥无期

  这份隐秘的小心思一直持续发酵着,以指数型增长。直到,那一年六月,他要高考了。整天见不着他,她很迷茫,做什么事都提不起精神。

  心里有个小人在怂恿她: 既然放不下他,那就在他高考后和他告白呗。

  溪子突然间顿悟,那年的夏天还是和现在一样,炙热的天气,每天穿梭于校园和家里,两点一线的生活。外面热浪滚滚,路旁中满了茂密的香樟,让这座历史并不悠久的校园充满了古色古香的感觉。

  她一直等着,等着一个恰当的时机,和他诉说她的心事,而不是每一次偷偷跟在他身后,把自己隐秘的情感记载在那个见不得光的日记本上。

  她想,等他高考结束后,她就拦住他,告诉他一切,至于他接不接受那并不重要了。

  就这样,她等着她结束最后一门,等他完成他该完成的。那些天,她努力不去想他,不去找他的身影,也不打探关于高考的任何消息。也许,这样子不打扰他对他才是最好的吧,不然他会恨她的。

  然后,时间就这么过着,直到那一年的高考结束。溪子看着周围走过去的考生,不想去研究他们脸上的笑容是放松亦或是懊悔,也不去想明年的这个时候自己也要走进考场。她只是一下课,就冲出了教室,急于找到他,告诉他她喜欢他。

  带着些不知者无畏,却一下子不知道去哪里找他,竟然忘记打听他考场在不在本校了。看来,她一直把那些巧合看得太平常了,以为那是他们俩的缘分,不管在哪,这份缘分总会让他们频繁相遇,然后牵扯出什么感情。而事实上,这次连老天爷也没有帮她,她看着周围那么多学生走过,有本校的有外校的,不同年级的少男少女从她身边走过,唯独没了他。

  那一刻,溪子突然有些懊恼,怎么就那么自信会遇见他呢。

  是的,这份卑微的属于她一个人的暗恋在这永不见光的只属于她一个人的世界里持续发酵着,她控制不住自己的心思,急于向那个人道明一切也只是想让自己好过点,给自己一个机会而已。而现实,是多么可笑,她都已经决定迈出这关键的一步了,最后才发现连老天爷也不曾帮她。

  就这样,自那天起,溪子再也没见到过他。简安这个名字,和他那个人一样,从一中彻底消失了,她甚至都觉得是不是他根本就没存在过,一切都只是她幻想出来的一个人。

  转眼间,暑假来了,溪子打算去一个地方呆几天,整理下自己的心情,然后重新开始,投入高三的紧张生活。那次单人旅行结束后回到家里,溪子在自己的日记本上,最后一次写上:

  简安,我决定放下你了,也放过自己。接下来,我会好好准备高考,争取和你进入同一所大学。

  3 花开时节又逢君

  八月的某个下午,溪子走在校园的小路上,踢着路边的小石子,耳边充斥着《那些年》的旋律“那些年错过的大雨,那些年错过的爱情……”,往学校走去。在校门口的位置,居然再次看到了他,一如往常,她一下子找到了人群中的他,带着些不确定,她朝着他所在方向走去。

  可惜,他还是没有留意到她。是啊,像她这种丑小鸭的存在,确实没有优秀到让他把目光停留在她身上的能力。

  如果说再次看到他溪子还带着些不为人知的欣喜,内心雀跃不已,自以为他出现是给她一个机会的。而在之后的几分钟里,溪子完全拿不出曾经的勇气来,似乎那份孤注一掷的勇敢随着他高考结束那天她等了几个小时也没等到他而消失殆尽,她又退回了自己的躯壳里,继续做一只缩头乌龟。

  居然,她的第一反应是,晚自习快迟到了,她得赶紧走。

  很不巧,他们一群人和她走的是同一个方位。溪子都有点郁结了,老天爷不带这么玩的。后来,再次发现自己想多了。溪子暑假在另一所学校上课,而他们要去的刚好是那所学校的对面学校。

  可以说,那个暑假,给溪子的感觉就是,希望复燃了,他还在这里,还会陪她一年。只是,不是在一个学校,也不在一栋教学楼,平时相遇的频率减少。但是,有总胜过无。

  随着九月开学,溪子也回到了一中。换了教室,马上开启高三模式。与简安见面的次数也越来越少,毕竟属于不同学校了,管理方式也有差别。这时候,她才意识到,那些自以为是的巧合是有多可笑,更可笑的是自己当真了,还走了心。原来,并不是老天注定,而是同一个学校,作息时间都一样,相遇的可能性还是挺大的。

  这样想想,她突然间释然了。那个让她分心的人已不在,她的满腔少女心都在六月的那个下午彻底耗尽。事实上,他对她,完全不如她对他那样。既然如此,她愿意守着这份回忆,从此埋葬于心,不再说出来。

  在那场见不得光的卑微暗恋中,她逐渐懂得了,暗恋,真的只是一个人的游戏。另一个人只是作为一个旁观者什么也不必知道,既然最佳的时间点已过,那么从此以后都不必再说些什么。她没有那样的勇气,可以一而再再而三地站出来忍受一次次失望。那场几个月的暗恋,也该结束了,她不应该奢望什么,她太平凡太普通,一直以一个仰视的距离看着他已经让她心生疲惫。要命的是,那场暗恋耗尽了她所有的自信,她曾经为了他卑微到骨子里,看不起自己,也断定自己配不上他。

  如此,只能就此作罢。

  溪子不再写日记,就算写也没有关于他的。那本写满了她晦涩难懂的少女懵懂青春的日记本就这样被她锁进抽屉里,从此遗忘,一如那个人,一如那段不了了之求而不得的暗恋。

  既然是自己辗转难眠的求而不得,那么放手时也应该放得更加彻底,更加果断些,才不辜负这青春。

  4  与君初相识

  五年前的那个夏天,溪子也参加了高考,过五关斩六将去了本省一个城市念书。学校并不是很好,十几岁的溪子心里虽然难过但也无所谓了,只要能离开这座城市,离开这片与他共呼吸的土地就好。

  怀着一腔热血,她来到了她的大学,开始四年时光。可能,每个人刚进入大学都会觉得这才是自己想要的,不必像高中那样每堂课必去,没有做不完的试卷,背不完的课文,课表不再满,拥有一大把一大把自由的时间可肆意挥霍……

  军训结后,学生会和社团开始招新,溪子跃跃欲试。也就是在竞选学生会干事时,她认识了大她两级的学长,学生会主席—夏木。第一次见面时,溪子没太留意过他,只是听旁边的新生对着他犯花痴说的不着调的话。因为是老乡,平时两人私下里也有很多交流,比如经常一起吃饭,去图书馆自习,放假时一起回家……

  时间久了,两人开始考虑交往。不同于简安给她那种青涩懵懂的感觉,夏木成熟稳重,非常会照顾人。他会以一种过来人的身份指导溪子怎么解决问题,也会手把手地教她怎么做好学校艺术文化节的策划案,亦会毫不留情地批评她哪里做错了,甚至连她万般困惑的高数题目他也能顺手帮忙解答……亦师亦友,和他在一起,溪子觉得很轻松,他会把一切都安排好,约会时会提前做好规划,出去旅行时会照顾溪子,做好旅游攻略,大到路线,小到酒店,溪子可全部交给他就是。简直是一个完美的男友形象,溪子很感激能遇见他,然后成为他的女朋友。

  那两年,溪子过得很开心。每天有大把时间和夏木腻在一起,他们会在晚上一起到图书馆自习,回来时,他帮她背着包,牵着她手一起走过学校的小路;也会在周末时候越好一起去外面看电影,打台球,或者去ktv;放假时,他会提前定好去一个陌生的城市的车票和酒店;生病时,他也会翘掉自己的课偷偷溜到她宿舍来看她,只为给她送药……

  那两年,溪子不再是以前不自信的丑小鸭,她开始努力改变自己。不论是着装风格,还是个人学识能力,她终于不再因为害羞而怯懦。因为不满自己身材,她会办张健身卡,没事就去健身房虐自己;嫌弃自己无知,她会努力学习其他专业知识,充实提高自己。褪去曾经丑小鸭一样的身份,仿佛很容易,所有的自卑,仿佛在年少时代的那个夏天被自己抛下。从决定重新开始的那一刻起,她便觉得要有所改变,而这改变的成效她也看到了。她不再是那个孤僻的溪子,她可以活出自己想要的样子,努力变好,努力像夏木那样变得更加完美,更加优秀。

  仿佛脱胎换骨般,溪子终于迎来了她想要成为的那个自己。与夏木的感情,也逐渐晋级到老夫老妻那种,羡煞旁人。

  而在这一年,夏木毕业了。

  他签约的工作在北方,离他家较近,但离溪子太远。尽管溪子口头上说着没事,异地恋不就异地恋么,她相信他们会走到最后。夏木走前的一个晚上,她坐在他旁边,捧着奶茶,一起看着星星。两个人仿佛有说不完的话题,不忍马上分开。

  送她到宿舍楼下时,夏木摸了摸她的头,说:“溪子,我不在你身边,你一定要照顾好自己。我会经常回学校看你的,等你毕业了我们就马上结婚,你不是想要一手毕业证一手结婚证么”

  溪子笑了笑,轻轻打了他一下,嗔道:“我说什么就什么啊”

  夏木搂住她:“乖,一定要等我。”

  “嗯”

  ……

  第二天,溪子送夏木到火车站,隔着玻璃,她哭得稀里哗啦的,却不敢让他看见。怕他看到心软,会跳下火车,然后不走了。

  她不能这么自私。

  她的夏木,那么优秀,那么美好,前方有很多事情值得他去完成。他应该追寻他的梦想,在一方广阔的天地打拼,逐步实现他的梦。而不是,陪着她,在这座小城里终老。

  那样,对他不公平。

  5  曾经沧海难为水

  夏木走了后,溪子消沉了一段时间。好几次,她忍不住打电话时和他说:“夏木,我好想你,你回来好不好”。可每一次,她都按捺住了自己。不可以这样子,夏木不能被自己耽误了。

  终于,大二结束了,暑假来临。当室友问起她暑假计划时,她说要去北京看夏木。室友一脸暧昧地看着她,她害羞地笑了笑,然后继续收拾东西。

  到北京已经是晚上11点了,帝都的夜晚还有点闷热。周围是嘈杂不息的人群,高楼大厦灯火通明一片。下车前打电话给夏木,夏木知道了很开心,加班后会赶过来。算时间,差不多到了。一串手机铃声想起,她划开屏幕:“夏木,我到了呢”

  “嗯,我已经过来了,看后面”

  溪子一转头,就看到夏木拿着手机,双眼很亮,她朝着他奔过去,直到抱着他温暖的身躯,闻着属于他身上的气息才觉得一切是真实的。

  夏木拍了拍她肩膀,说:“饿了吧,带你吃大餐去”。

  溪子挽起他的手,“好呀”。

  那晚,他们聊起了很多以前上学时发生的事,也聊起他们的未来,直到夜深人静,两人睡去。

  在北京呆了近一个月,白天夏木要出去工作,溪子就呆在房间里等他。帮他整理公寓,清洗衣物,然后在下班前做好饭,就像一个小妻子等待丈夫归来的感觉。溪子甘之如饴,夏木也觉得这样很好。

  某天晚上,夏木抱着溪子说说:“溪子,等你毕业了,我们就结婚。到时,你就像现在这样子,做我的妻子,一直呆在我身边好不好”

  黑暗中,夏木真挚诚恳的眼神欺骗不了她,溪子点点头,答应了。

  一晃,又快到开学了。溪子因为学校有事不得不提前几天回去,依依不舍地和夏木分别后,溪子有些恍然若失,这一别,又不知要多久才可以相见了。

  送她上车时,溪子抓着夏木的手不放,赖着他不肯撒手,夏木揉了揉她头发,哭笑不得地说:“怎么还像个小孩子一样,我答应你,下次放假了回学校看你好不好”

  “可是我不想离开你怎么办”

  “乖,你还要回去念书,等我忙过了这阵子,一定抽空回学校陪你”

  ……

  回到学校之后,大三开始,专业课增加,溪子一下子变得很忙碌,一边是学生会,一边是自己的课程,还要准备考研。她想毕业后考到北京念研究生,这样,她以后就可以和夏木在一起了。

  期间,她也会和夏木诉苦,说自己现在过得多辛苦。隔着遥远的距离,透过电磁波传来的夏木的声音,溪子都能感觉到他常年皱起的眉头此刻是舒展的,因为和自己说话而放松着。

  她也会在微信上和他聊着聊着就睡着,然后隔天打开手机看到他给她发的一堆文字,然后一一回复过,再打起精神开始新的一天。

  日子就这样过去,平淡,美好。谁也不知道未来将会发生些什么,谁和谁会相遇,谁又会弃了谁?

  关于未来,她自信地将这一切交到他手中。

  直到,某一天,她从别的女孩子手中听说夏木要和他公司老板都女儿结婚了。她是不信的,以为是同名,后来才知道是真的。

  那天晚上,她打电话过去,夏木犹豫了一会才接起,开口的第一句话竟然是:“溪子,对不起,我不能兑现我曾经的承诺了,我要结婚了。以后,我们还是不要再联系了。”。

  溪子完全没想到会是这样,她已经准备好了质问,哭泣都派不上用场,他简单的一句话就把她打回原形,让她痛得说不出话来。

  失去夏木让她非常痛苦,她再次拨打夏木电话,机械的提示音却总是“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到最后,什么声音都不存在。

  她坐在他们经常坐的亭子里呆了几小时,泪如雨下,最后直到阿姨提醒要关门了才回到宿舍。第二天顶着一双核桃眼去教室,却什么也听不进去,最后拿着老师的请假条翘了一天课。当天晚上,她就收拾好行李,踏上了去北京的飞机。

  她只是想要一个解释,为什么他连一个解释都不愿给就这么消失了。

  走出机场的那一刻,迎面而来的是北方的寒风,比起南方的温润,北方萧瑟立现,风刮在脸上很疼,却抵不上心里的疼痛。她一路打车到夏木的住处,在上楼时,看到夏木搂着一个女孩儿,有说有笑的,从背影看两人很登对。然后,她看到了,女孩的一只手放在肚子上,脸上洋溢的是一种母性的温柔。

  那一刻,溪子觉得好冷,外面的严寒丝毫抵不上心中的冷意。原来,他并非她一个人的,他也会再爱上别人,然后和别人结婚生子。

  她也很想像电视里那样,走上前去,给他们一巴掌,质问他们为何这样对她。毕竟,承诺的唯一用处就是将来有朝一日用来扇耳光的。

  可是,她再次失去了所有的勇气。一如那个夏天,她再次见到简言,因为所有的勇气早已耗尽。

  最后,她只能放任自己一个人独自行走在北京的街头。任泪水爬满脸庞,任泪水风干在北京的冷夜里。

  原来,曾经的承诺真的算不了什么。即便是说好了一毕业就结婚,还是可以轻易变卦,转而娶了另一个人。

  最终的现实,往往残酷,冰冷,可又不得不接受这样的现实,然后继续像个没事人一样继续往前走,不再回头。

  6   THE END

  溪子突然想起了简言,想起了夏木,想起了那些曾经路过自己生命里的男男女女。

  16岁的溪子留不住简言。

  19岁的溪子也留不住夏木。

  有人会突然闯入你的生命,也有人从此走出你的生命,这些都不可强求,唯有顺其自然。

  人生总要经历些得与失,看淡一切浮华后,方才明白,太过执着伤人伤己,不妨顺应自然之势,合久必分,分久必合。 

↑↑↑返 回 顶 部↑↑↑

情感语录 | 情感故事 | 人生感悟 | 名人名言 | 经典语录 | 情感口述 | 励志名言 |
Copyright 2013-2017 32red-uk.COM 情感语录 [ http://www.32red-uk.com ] All Right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