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情感语录 > 情感 > 情感故事 > 正文
如果不爱了,绝情比暧昧更有道义
发布时间:17-06-20  编辑:32red-uk.COM  标签: 绝情, 暧昧  点击:

 1

  说起这个话题,可能大家都会想到徐志摩和张幼仪。他们的故事,让浪漫多情惊才艳艳的徐志摩成为绝情的代表,让张幼仪成为最早的由弃妇蜕变成女神的励志偶像。

  先说说无辜的张幼仪吧。

  出生于1900年的张幼仪,比徐志摩小4岁,12岁在二哥和四哥的帮助下入读江苏省立第二女子师范学校,接受先进教育。三年后,尚未结业的张幼仪就被接回家,辍学嫁到浙江做了少奶奶,也就是徐志摩的妻子,两人的婚姻,用徐志摩的态度说就是:“媒妁之命,受之于父母。”

  替张幼仪作媒的是她的四哥张嘉璈,时任浙江都督朱瑞的秘书,在巡视学校时他发现杭州一中有一位才华横溢的学生,这就是徐志摩。徐家当时已是江南富商,和有着庞大的政治经济地位的张家联姻,对徐志摩的父亲来说是求之不得的,于是徐父申如定下了二人的婚约。

  当时的志摩对张幼仪一点都不了解,更不用说爱情。对于视爱情如生命的志摩,这是怎么也无法接受的。志摩的父母百般劝说无效,只得请来祖母。志摩挨不过祖母的哀求, 最终忍痛接受这门婚事。

  婚后两个人没有一丝感情,生活乐趣无从谈起。他们见面时都是冷冰冰的。不久,志摩便收拾行李上天津求学,两人联系甚少。

  1918年幼仪生下长子徐积锴(阿欢),没多久徐志摩就留洋去了。1920年徐志摩收到张君劢的信,被迫把张幼仪接到他身边,张幼仪回忆当时徐志摩的态度“我斜倚尾甲板,不耐烦地等着上岸,然后看到徐志摩站在东张西望的人群里。就在这时候,我的心凉了一大截。他穿着一件瘦长的黑色毛大衣,脖子上围了条白丝巾。虽然我从没看过他穿西装的样子。可是我晓得那是他。他的态度我一眼就看得出来,不会搞错的,因为他是那堆接船的人当中唯一露出不想到那儿表情的人。”此时的徐志摩与林徽因坠入情网,徐志摩也向张幼仪提出离婚,这当然,需要面对来自四面八方的对抗。

  在英国伦敦、沙士顿,以及后来在德国柏林的那一段生活,徐志摩对待张幼仪非常不友好,甚至有些残酷。两人在沙士顿住下后,张幼仪又怀孕了。此时徐志摩正在追求林徽因,无暇顾及张幼仪,一听便说:“把孩子打掉。”那年月打胎是危险的,张幼仪说:“我听说有人因为打胎死掉的。”徐志摩冷冰冰地说:“还有人因为坐火车死掉的呢,难道你看到人家不坐火车了吗?”

  徐志摩要马上离婚,张幼仪不答应,便一走了之,将张幼仪一人撇在沙士顿。产期临近,无奈之际,张幼仪给二哥张君劢写信求救,来到巴黎,后来又去了柏林,生下次子彼得。徐志摩明知张幼仪的去向,却没有理睬。只是在要办理离婚手续的时候,才找到柏林,逼着她签下了离婚协议。

  这是中国史上依据《民法》的第一桩西式文明离婚案。签好离婚协议后,徐志摩跟着她去医院看了小彼得,“把脸贴在窗玻璃上,看得神魂颠倒”,“他始终没问我要怎么养他,他要怎么活下去。”

  在那样的时代,那样的状况之下,换成任何一个女子,只怕都有活不下去的可能,徐志摩的绝情,几乎世人难容。

  产后,张幼仪很快从悲痛中振作起来,雇了保姆,自己学习德文,并进入裴斯塔洛齐学院,专攻幼儿教育。1925年,三岁的彼得(徐德生)死于腹膜炎。张幼仪带着一颗破碎的心辗转德国。边工作边学习,学得一口流利的德语,她严肃的人生理念契合德国严谨的工作作风,找到了自信,找到了人生支撑点。

  张幼仪将自己的一生分为“去德国前”和“去德国后”——去德国以前,凡事都怕;到德国后,变得一无所惧。

  徐志摩在给友人的一封信中提到“C是个有志气有胆量的女子……她现在真的‘什么都不怕’。”(C指代张幼仪)

  是的,在那样的社会背景下被抛弃,身心饱尝折磨的张幼仪,即使于1925年痛失爱子,她还是让她离开徐志摩的人生,好像开了挂:

  她先到巴黎投靠二哥张君劢,并随其去了德国,入裴斯塔洛齐学院攻读幼儿教育。1926年夏被八弟张禹九接回上海,不久她又带长子阿欢去北京读书,直到张母去世,她携子回沪。经时张嘉璈已经是中国银行副总裁,并主持上海各国银行事务,而徐申如也把海格路125号(华山路范园)送给张幼仪,使她在上海衣食无忧。

  张幼仪先是在东吴大学教德语,后来在张嘉璈的支持下出任上海女子商业银行副总裁,与此同时,八弟张禹九与徐志摩等四人在静安寺路开了一家云裳服装公司,张幼仪又出任该公司总经理。这使她的经营能力得到了极大发挥。

  1934年,二哥张君劢主持成立了国家社会党,她又应邀管理该党财务,一时威风八面。抗战爆发后她又屯积军用染料,大发了一笔横财。

  1953年,张幼仪在香港与邻居中医苏纪之结婚。

  在共同生活了18年后,1972年苏医生病死,张幼仪赴美,1988年病死于纽约,是诗人情感生活中,活得最长的人。

  青青姐是我的同事,只有四十多岁。不过模样苍老,瘦弱憔悴,眼神里透出的,都是看透生活的麻木与倦怠,我初次看到她时还以为她快退休了。

  有一次和我谈起她的婚姻,忍不住声音哽咽,眼眶发红。

  她和老公经人介绍认识。她是老师,模样清秀端庄,能歌善舞。他是国家公务员,英俊潇洒,风流倜傥。两个人模样般配,职业互补,怎么看都是一个好姻缘。两人也是一见就互生好感,男人对她很是用心。

  在别人还不懂鲜花为何物的时候,他总是在一些特定的日子里给她送花。她的生日,他们的相识日,各种节日,他总能想方设法地找到理由和借口给她送礼物。

  没有电话联系的时代,他除了找尽办法见她外,也给她写了不少情书。他说,他会爱她一辈子,会给她一个结实的肩膀依倚。

  女人总是这样,不管有没有养活自己的能力,总是潜意识里希望有那么一个人,深爱自己,矢志不移,能给她一辈子的依靠,哪怕其实婚后女人要比男人付出得多得多。

  所以,他的话打动了她,情窦初开的人,也不知道识人到底有什么标准。他们没用多少时间就确定恋爱关系,一年不到就走入婚姻殿堂。

  最初的生活还是如她所愿的美好。结婚一年多他们就有了孩子。她上班,带孩了,做家务。他也上班,只是在家的时间少一点,因为应酬多。

  其实所有王子与公主的美好结局一般都只存在于小说故事中。一地鸡毛的生活也只有在婚后才能显山露水。

  没有多久她就感觉到了他的变化。

  他回家不再像以前一样有话跟她讲,有时候甚至木着脸一言不发,除了看电视就是睡觉。以前说过的类似“天塌下来有我顶着”的话,渐渐变成了“人要靠自己”,偶尔有什么事要他帮忙,他的口头禅就是“你就当我死了”;对她的言行举止、家务活开始挑剔,甚至流露出嫌恶的表情。女人的心是敏感的,她知道有问题,但她想不出为什么。她工作认真,是单位的骨干;家里她打点得井井有条,他几乎完全不用分担任何家务;和同事朋友相处也是非常和谐,家里经常是大家聚会的地方。

  唯一能解释的是,他不爱她了。她找他谈,希望好好沟通。他便说她心眼小,多疑,喜欢胡乱猜忌,喜欢干涉男人……简直就是女人中所有不好的品性都集中到了她的身上。

  她无语,也不相信生活的变数会这么大、这么快地发生在自己身上,便更加努力做好自己。可尽管如此,她的付出并没有换来该有的回报,她依然在生活里感受到那种来自于他的冷漠与厌恶。

  直到有一天,她生日,她老公依照惯例请她单位同事一起吃饭喝酒。或许是第六感的指引,也或许是她早已有预感。她在上厕所时特意回头看了一眼到她们女人这桌来敬酒的老公。突然发现,她的好朋友,正把支撑在桌上的一只手,悄悄地放下来,去摸她老公的膝盖。那是只有情人之间才会有的互动。她的脑子瞬间就炸了,她感觉得到血液直冲脑顶的速度,她的天,也就那么塌了。

  后来的日子就是痛苦的煎熬。她要离婚。在她的字典里,爱情容不得杂质。何况这个男人已那样可怕,可怕到让她能感觉出来他的不爱,这个时候还说爱情简直就是笑话。

  可男人不肯。或许是工作性质不允许,或许是他本来就只是想要偷情,并没有离婚的打算。男人信誓旦旦,保证不会再有这种事发生,说他只是一时鬼迷心窍。求她看在孩子的份上,给他一次改过的机会,他一定会对她好。

  在那样的时代,离婚并不是件很光彩的事,何况她爱他,他们有孩子,有一个看起来幸福的家。

  是不是所有的女人都会有这种奢望,认为犯错的男人会真的变好?或者听到过类似的劝导:男人嘛,哪个不犯错,给他机会也是给自己机会。

  她允了,没有再说离婚的事,但这件事,却变成一根刺,扎在她心里。生活就这样别扭地往前流走。她以为,她希望,一切真的会变好。

  其实男人出轨这事,要不是在特别的意外下发生,真的只有零次和无数次的区别。

  在以后的日子里,他并没有像他保证的那样给她安全感,也并没有让她对他重新产生信任:他对她的态度时好时坏,若即若若离;他的手机从不离身,回家总是调成静音;他出门的行踪神秘莫测,她若过问他便找茬大发雷霆。

  我们旁观的人听到这里可能都会说,为什么不快点离婚?这样的人渣还留恋,脑子进水了。

  但真正走进婚姻的人也知道,离婚真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它牵涉太多太多。

  同事对我说,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是不是哪根脑筋搭坏了,才会一天天熬过来,才会相信下一天就会变好。这么多年来,他总不停地有事:不是公款出现挪用情况,就是酒驾要去赎人。天天晚上有应酬,经常喝得醉醺醺。有什么好消息她总是最后一个知道,一旦有坏消息,他第一个就告诉她。甚至,朋友们开的玩笑中她都能感受到,他的绯闻其实不曾断过。

  “如果能重新来过,我一定会选择离开,这样的一辈子,我受够了。”同事眼神里透出的是深深的绝望,是痛到骨子里的后悔,“我这一生,狗屁都不值,如果有来生,我一定不会这样糟蹋自己。”

  3

  我们总是说因婚外情离婚的男人是绝情的,好像那些“外面彩旗飘飘家里红旗不倒‘”的男人反而值得原谅。因为他们没有抛开这个家。

  事实是这样吗?

  如果当年的徐志摩不如此绝情,一边与林徽因、或后来的陆小曼暧昧,一边自私地留张幼仪在身边做形式上的夫妻。我想,徐志摩的人生可能会很风光,绝对不会有那么多艰辛,甚至有可能改写英年早逝的命运。但是已接受了新思想新教育的张幼仪一辈子会不会幸福?她会不会每天要和他的新欢旧爱周旋争风?会不会在徐的无视甚至是残忍里以泪洗面抑郁而终?她有没有可能成就后来那样优秀的自己?

  我同事的后悔才是触目惊心。为了一个并不幸福的婚姻,被那个男人捆自己一辈子,也困自己一辈子。付出的是真心,换来的是狼心,这样的生活,对得起自己,对得起生我们养我们含辛茹苦把我们拉扯大的父母,对得起我们千辛万苦来这人世一遭吗?

  这样的时候,你不觉得接受西方教育被西方思想洗涤过的徐志摩才算得上是真正的君子,真正的有道义?他至少尊重感情,尊重自己和他人的人格。我觉得,他对张幼仪的绝情,恰恰是他的高尚所在,爱就是爱,不爱就是不爱,绝对不玩暧昧,这也或许是徐志摩能写出那么多传世之作的主要原因,一个宁愿冒天下之大不韪也不肯苟且的人,才会有那么多美到极致的诗篇。

  真的,如果不爱了,绝情比暧昧更有道义。那样,我们都不必在虚幻里侮辱自己,作践自己。 

↑↑↑返 回 顶 部↑↑↑

情感语录 | 情感故事 | 人生感悟 | 名人名言 | 经典语录 | 情感口述 | 励志名言 |
Copyright 2013-2017 32red-uk.COM 情感语录 [ http://www.32red-uk.com ] All Right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