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情感语录 > 情感 > 情感故事 > 正文
命运赐我一剂入骨毒药
发布时间:17-06-25  编辑:32red-uk.COM  标签: 命运  点击:

  十九岁,最美的花季,最美的鲁菲菲和最美好的唐炎学长在一起了。

  那时候我深深地明白,美好的一切都会顺其自然的聚在一起。

  鲁菲菲和唐炎学长是天造地设郎才女貌,只有他们两个人在一起才不会让路人感叹有任何一方在暴殄天物。

  “苏小北,你快点啊。”

  鲁菲菲挽着唐炎学长的胳膊走在前面,作为电灯泡的我慢悠悠跟在身后,她回头喊我,又抬眼与他相视而笑。

  “苏小北,等会介绍帅哥给你,赶紧跟上。”

  唐炎学长在对我说话,却满眼宠溺盯着鲁菲菲笑,笑得那么温柔。

  “好了好了,我也吃够了你们的狗粮。”

  我快步上前走在他们前面,在背对着他们的时候眼泪糊了一脸。

  有的人的悲伤可以无限放大,可是我的悲伤像朵夭折的花,还没绽放就必须凋零,我要亲手折断它。

  因为我不能喜欢唐炎,因为唐炎不喜欢我。

  唐炎学长介绍宋逸郎给我认识,他确实是个帅哥,唐炎学长说你们两个都单身,我笑笑低头不语。

  “我得把握机会啊。”

  我抬头看宋逸郎,他冲我笑,我的眼神落荒而逃,光是外表就可以打满分的宋逸郎跟我肯定也没有任何关系,因为我明白,我与美好从来无关。

  宋逸郎很绅士,他邀我坐在他旁边,我没拒绝,我愿意往角落里坐。

  吃饭的时候人很多,一向羞涩不善于交际的我几乎不伸手夹菜,自然与人零交流。

  宋逸郎给我倒了果汁又给我夹菜,唐炎学长起哄,干脆宋逸郎和我在一起算了,鲁菲菲大有把我交出去的架势。

  “宋逸郎,等会苏小北就麻烦你送回学校了,不送回去也可以,就看你怎么发挥。”

  所有人开始起哄,纷纷推荐附近实惠的宾馆,我没有喝酒,脸却红得快滴出血。

  “你们两个就风流快活去吧,小学妹就交给我好了。”

  饭局结束的时候大家纷纷散场,该约会的约会去了,该回学校的也回学校了,宋逸郎信守承诺送我回学校,鲁菲菲和唐炎学长双双消失在我的视线中。

  “我可以自己回去,不麻烦你送我了。”

  “刚刚没吃饱吧,我请你再吃一顿。”

  我一脸茫然的看着宋逸郎,他没在开玩笑。

  “反正减肥也没用,我还是一样丑,那就去吃吧。”

  我和宋逸郎走在人来人往的街道上寻找吃的,我其实不想吃,但是我不想一个人回宿舍,太安静的时候容易孤独。

  “你喜欢唐炎?”

  宋逸郎这么问我的时候我惊慌失措,但是看到他漫不经心的模样我渐渐放松下来,我不想否认,我就是喜欢唐炎,我也莫名其妙的相信宋逸郎,他不是那种多话的人。

  “你跟鲁菲菲不是应该上演一场闺密间的争夺战么?”

  宋逸郎靠在桥栏上饶有兴趣的看着我,一看他就是电视剧看多了,没脑子。

  “我有资格跟鲁菲菲争么?”

  话一出口连我自己都惊讶了,这样的话也不该是对着宋逸郎这个才刚认识的人可以说的。

  “呵呵,我是说唐炎学长和鲁菲菲才是才子佳人的组合啊。”

  宋逸郎笑而不语,我把他刚给我买的零食塞进嘴里,眼泪也快要掉下来。

  宋逸郎硬要拉着我去喝酒,我紧紧地跟在他身后进了一家酒吧,我做了大半生的乖乖女,那是我第一次去酒吧,我又紧张又兴奋。

  喧嚣的人声和嘈杂的音乐混在一起,我听不清宋逸郎的话,他把头凑到我耳边,因为我没有那么近距离的和男孩子接触过,我下意识后退,他对我笑干脆放弃和我交谈的念头。

  那天晚上我第一次看到酒吧里各式各样放肆狂欢的人,我不喝酒,我满耳朵的嘈杂声,可是那一刻我发现看着那么热闹的场面我竟然喜欢。

  宋逸郎说请我喝酒,自己却喝到摇摇晃晃,我跟着他出酒吧的时候夜已经深了,他满眼暧昧看着我笑,他说好像同学推荐的宾馆用得上了。

  我跟着宋逸郎去投宿,他开了两间房,没一会他来敲我的门。

  “睡不着,来找你说说话。”

  我让他进门,却根本不知道我和他可以谈些什么。沉默了许久,我说怎么办,好像在酒吧那种喧嚣的地方我能安静下来看着别人狂欢。

  “那以后专门找你喝酒。”

  我看着宋逸郎笑,他可不缺和他喝酒的美女,他似乎看穿我的心思。

  “我是说真的,苏小北,我可不比唐炎差,你要珍惜眼前人,怎么样,要不要考虑一下和我谈恋爱。”

  他嬉皮笑脸的模样让我嗤之以鼻,我把他赶出去,自己靠在门上心扑扑乱跳。

  我不知道自己哪里吸引了宋逸郎,我也不敢相信我可以吸引宋逸郎。

  “苏小北,总有一天你会成为我的女朋友。”

  我和宋逸郎在学校的小路上散步,路过的姑娘回头看宋逸郎,我浑身不自在。

  “宋逸郎,以后你再跟我在大庭广众之下开玩笑我就不理你了。”

  “别啊,好不容易来一趟你们学校,多带我逛逛。”

  宋逸郎还是嬉皮笑脸的跟在我身后,那天我带着他把偌大的校园逛了一遍,说实话,那也是我第一次有兴致逛完整个学校。

  记得第一次到学校的时候唐炎带着鲁菲菲逛校园,我顺便参与了,那时候我是个尴尬的存在,没心情把整个校园逛完就回宿舍了。

  我送宋逸郎去公交车站,上车前宋逸郎说让我好好考虑,我一时没想起来他让我考虑什么,只是傻傻地冲他点头。

  晚上他给我发消息问我考虑好没有,我已经忘记了要考虑什么,我给他发一个问号,他一个电话打过来说我言而无信。

  “苏小北,做我女朋友吧。”

  我沉默不语,宋逸郎可能只是一时兴起,比我优秀的人太多太多,我不确定他对我是认真的。

  “宋逸郎你开什么玩笑,你再这样连朋友都没得做了。”

  “你还是喜欢唐炎?”

  我确实喜欢唐炎,喜欢了三年,为了那个根本不喜欢我的人我来到这座城市,来到这所我根本不喜欢的大学,选了一个我根本不喜欢的专业,可是只要能离他近一点,赔上这一辈子我都心甘情愿。

  “苏小北,早点休息吧。”

  宋逸郎把电话挂了,我以为我和他到此为止,反正像他那样不缺漂亮女孩子做伴的人可以随时转换目标。

  第二天宋逸郎再次出现在我的宿舍楼下,他给我送了一大堆吃的,我嘴里骂着他故意想让我减不了肥嘴巴却很诚实的开始吃东西,他看着我傻笑,他说女孩子肉肉的可爱,我可不可爱,我满身肥肉。他嫌弃我,他说本来一个可爱的形象却被我说得那么不堪,我肯定是吃蒜长大的,嘴太臭。

  我白他一眼,什么叫嘴臭,我的嘴香着呢,因为我吃的可都是香喷喷的食物。

  “香吗,那我尝尝。”

  宋逸郎猝不及防的吻上我让我忘记了反抗,我瞪大了眼睛看他,他轻轻地揽住我的肩膀,许久才放开我。

  “不是很香。”

  我还没来得及有任何作为,宋逸郎忽然把我拥入怀里。

  “苏小北,你值得被爱,给我这个机会。”

  从来没有人告诉我我值得被爱,那一刻我的眼泪顺着脸颊淌到他的衬衣上,我爱了唐炎三年,可是我从来都知道我配不上他,他也从未认真注意过我,宋逸郎说我值得被爱,这么多年的委屈瞬间涌上心头。

  我在他怀里哭了很久,他紧紧地抱着我,仿佛在告诉我,哭吧,他会在我身边。

  “宋逸郎,你让我再想想。”

  他伸手帮我擦掉脸上的泪珠,依然带着笑,他说他会等我的回复,我感激他。

  我喜欢写字,但我常常把自己的文字藏起来,因为不自信,宋逸郎常常鼓励我,他说我写得很好,不管是不是出于好意骗我,我都喜欢那种被人肯定的感觉。

  我从小到大听惯了别人说我笨,听惯了同学说我胖,说我丑,自卑是一种入骨的毒,可是在宋逸郎身边疼痛可以暂时缓解,他像是一剂麻醉剂,可以让我暂时忘记痛苦。

  大二那年宋逸郎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把我的散文偷偷投给了一家杂志社,当他拿着六百块钱的稿费出现在我身边的时候我哭了,我说我从来没有想过,自己原来也有值得肯定的地方,他笑呵呵的捧起我的脸,他说苏小北你是不是傻,你明明那么优秀。

  宋逸郎带我参加各种课外活动,帮我报名参加演讲比赛,帮我找接受投稿的杂志社,那一年我在他的陪伴下变得开朗活泼了,不再惧怕社交,不再畏畏缩缩,我也不再自卑于自己的长相,我在不知不觉中发生着巨大的变化。

  这一年,唐炎和鲁菲菲分手了。

  “苏小北,大学果然是所整容院,你越来越吸引我了。”

  唐炎喝多了酒,他温热的呼吸扑打在我的脸颊上,我下意识后退,他逼近我。

  “我知道你喜欢我,苏小北,做我女朋友吧。”

  我很难过,这个我喜欢多年的男生竟然在和我闺密分手以后跑来跟我示好,他令我心寒。

  唐炎追求我的消息很快在朋友圈里传开了,鲁菲菲不出意料的跟我疏远了,我自始至终都没有做过对不起她的事情,她要疏远我我无所谓,只是多年情谊难免有些难过。

  “宋逸郎,我没有做过对不起她的事情。”

  “我知道你不会做,我信你。”

  那天晚上我意外的发现我的变化,如果是以前我会惊慌,我害怕任何人因为我不开心,我害怕被人敌视,如果那个人是我最好的朋友那我更会茫然无措,可是如今我却那么坦然,也那么从容,所有的变化都得感谢宋逸郎。

  “苏小北恭喜你,你喜欢唐炎那么久终于等到他了,如果有和喜欢的人在一起的机会就要牢牢抓住,别在意旁人说什么,幸福是自己争取的。”

  我看到宋逸郎微笑着的侧脸,心里莫名惊慌,可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宋逸郎不再来找我,他说他忙着准备实习,忙着准备毕业,最后他彻底消失在我的视线中。

  我一个人走在宋逸郎的学校里,有人跑过来问我的联系方式,我说我在等人,他会意离去,我看着空荡的道路,眼泪悄悄爬上脸颊。

  自始至终我都没有告诉过宋逸郎我拒绝了唐炎,我还没来得及开口。

  当初我为了唐炎改变了自己的人生道路,可是在这条由沉闷渐渐变得欢脱的路上唐炎从未参与,是宋逸郎亲力亲为陪我探索到不一样的人生,自然宋逸郎于我而言渐渐变得重要了,可是我还来不及告诉他,他也在我的生命里退场。

  人生如戏,登台的人络绎不绝,我可以错过很多个唐炎等来另一个宋逸郎,可是再没有人让我错过只是为了遇见另一个宋逸郎,因为自此以后我再遇不到宋逸郎。

  我不稀罕谁说喜欢我,因为没有人爱过以前我自卑的模样,可我满是悔恨,因为爱我最糟糕模样的人被我弄丢了。

  很多年以后我已经与过去那个怯弱自卑的苏小北彻底诀别,我时常想起宋逸郎,是他剔除了我入骨的自卑感,可是我也是后来才明白他的忽然离去,宋逸郎自信乐观,唯独我的不爱他让他自卑,他不敢确定我是不是与唐炎在一起了,他从来不自信我会喜欢他胜过唐炎,宋逸郎他也有脆弱的时候,而我从来没有像他陪伴我一样陪伴过他,每每想起这些我便心里刺痛。

  宋逸郎是我的良药,解了我自卑的毒,可他也是我不愿提起的毒药,因为还有一种毒会入骨,那是相思。 

↑↑↑返 回 顶 部↑↑↑

情感语录 | 情感故事 | 人生感悟 | 名人名言 | 经典语录 | 情感口述 | 励志名言 |
Copyright 2013-2017 32red-uk.COM 情感语录 [ http://www.32red-uk.com ] All Right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