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情感语录 > 情感 > 情感口述 > 正文
情感口述:昨晚才和我有肌肤之亲的男人,第二晚就将送我送上他哥哥的床
发布时间:17-06-01  编辑:32red-uk.COM  标签: 情感  点击:

  狭小的柜子里又闷又热,我蜷缩在里面,睡的并不安稳,额前凌乱的头发已经被汗水所浸湿,贴在脸上。突然外面传来一阵响动,我立即惊醒过来,眼神里满是无措和惶然。

  从缝隙里,我看到房间的门被打开,妈妈被一个高大强壮的男人抱着,男人脸上有一道刀疤,显得狰狞恐怖,我当即吓的移开眼睛。

  “呀!别,别扯,这衣服可花了我不少钱买的。”

  女人狭长的眸子娇嗔的瞪了面前动作粗暴的男人一眼,声音娇媚入骨,当即酥的男人半边身体都软了,身体的火蹭蹭的冒,哪还顾的她的衣服,大手一挥,几下就将衣服扯了下来。

  “成,成哥,你慢,慢点……”

  “浪货,你不就是喜欢我这么猛的吗?听说你榜上了一个小白脸,怎么那小白脸不能满足你?“

  “别说他,一个十八岁的少年毛都没长齐,纯情的手都不敢拉我,要不是看他是个富二代,我才不理他,啊……太,太深了!好人,别这么折腾我。“

  女人白皙的脸上露出一抹艳丽的潮红,眉眼绝美,此时更因为情动而娇艳。

  “哈哈,你这张清纯的小脸蛋可是骗了不少人,那小白脸可被你骗惨了,以为你是一朵清纯的白百合,哪里想到你是个浪货,而且还有个女儿。对了,你女儿在哪?怎么刚刚回来都没看到她?“

  男人在提到女人的女儿时,眼中闪过一抹幽光。

  躲在柜子里的我身体一抖,漆黑的眸子里露出不安和害怕之色,手用力的捂住耳朵,开始想今天老师讲课的内容,嘴里默默的念着今天新学的一首诗。

  诗念了好几遍,突然外面传来一声尖叫声,那声音凄厉又痛苦,我吓的当即忘了念诗,心里焦急不已,眼泪唰的下流了出来,手用力的捂住嘴,不让自己的哭声被外面的人听到。

  妈妈要是发现我又躲在柜子里睡觉的话,肯定会生气,一生气就说要将我丢掉,虽然怕被妈妈发现,但是心里又非常担心妈妈,一时间不知怎么办才好。

  后面我想到一个办法,想那些快乐的事,譬如妈妈半年前给我买了个好看的文具盒,几天前还亲了我一下。这时,脑海里出现一个男人的脸,他的笑容很温暖,会温柔的和我说话,还会给我买洋娃娃,而且他对妈妈也好,不像其他的男人那样。

  嘴角露出一抹浅浅的笑,我喜欢顾臣哥哥,想要妈妈和顾臣哥哥在一起,那这样我就能一直看到他,一直和他在一起,这样一定会很幸福。

  心里一直想着这些开心的事,渐渐的不再害怕,而我也没有发现,外面妈妈的声音越来越低,到最后只有男人的喘息声。

  我想着想着又睡着了,外面再次传来声响的时候,我被吵醒,从缝隙里往外望去,发现已经天亮了,而自己家来了很多人,那些人是警察。

  我推开柜门从里面走了出来,茫然的看着那些警察,这时候门口突然冲进来一个人,是顾臣哥哥,他手里还拿着一束白百何。

  “顾臣哥哥……”

  我开心的叫着他,但是他好像没有看到我般,眼睛瞪得非常大,目光愣愣的看着床上,脸色瞬间惨白如纸,那一束白百合从他手中滑落。

  我顺着他的目光,看到自己的妈妈赤果果的躺在床上,眼睛还睁着,脸上的表情十分怪异,又似快乐又似痛苦,看上去有些丑陋又狰狞。

  “啧啧,被玩死了!”

  门外传来充满鄙夷的声音。

  我被妈妈那表情吓到了,目光再次看向顾臣哥哥,但为什么顾臣哥哥脸上会露出那么恐怖的表情,没有温暖的笑容,没有温柔的眼神,冰冷冷的。

  …………

  “呼,呼……”

  我从噩梦中醒过来,光洁的额头上冒出了细细的汗珠,随意的用手摸了下,好久没有做过噩梦了,而今晚却又梦到了自己妈妈死掉的那晚所有事。

  心微微的抽痛,我按了按胸口,慢慢从床上坐了起来。

  脑海里浮现的不是妈妈死时那扭曲而灰白的脸,而是顾臣那一张狰狞甚至可以说恐怖的脸,他眼中燃烧的是熊熊烈火,那是恨,无边无尽的恨意。

  我生生打了个冷颤,抱着身体,甩了甩头,让自己不要再去想。打开床头灯,下床准备给自己倒水喝,但是还未走到门口,房间门从外面被打开,一个高大的身影站在门口。

  昏暗的灯光照在房间每个角落,也照在了男人的脸上,那是一张俊美的让人嫉妒的脸,雕刻般的五官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藏于昏暗的灯光之下的双眸无比深邃,黑幽幽的,深的有些望不到底。

  他目光深深的看着我,眼神复杂,让我看不懂。

  “你怎么过来了?”

  我有些惊讶的询问,今天是周一,他一般周六会过来,这一年来,从未变过。

  “怎么,我不能过来?”

  顾臣不耐的扯了扯脖子上的领带,蹙眉,透着一抹阴郁,手上的动作越发粗暴,生生的扯掉了领口的几粒扣子,麦色的肌肤暴露在灯光下,冷硬中添了几分性感和狂野。

  我走上前,顺手将他的外套接过,一靠近,就闻到了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浓烈酒味,我皱了皱眉,他胃并不好,应该少喝酒的。

  但是他明显今天心情不快,要是说多了怕惹的他更不开心,所以抿了抿嘴,并没有说什么。

  当我转身想将外套放好的时候,突然手臂被用力的抓住,随即身体一个踉跄,随即整个后背贴上墙壁,顾臣高大的身影像巨兽一般,压了下来。目光晶亮,手指轻抚我的唇瓣,往下捏着我的下巴,用力,我被迫张开嘴。

  冰凉的唇带着火热的气息狠狠的封住我的唇。

  “唔……”

  他的吻霸道又粗鲁,啃咬着我的唇,似乎每一下都要让我疼。

  他的手撩开我的睡衣,手掌下的温度变得炙热,我几乎无法承受这个男人抚摸身体时掌心的热度,那样的灼热,烫的心尖都在颤抖,仿佛已经顺着我的皮肤渗透到了我每一滴血液中。

  即使这样的亲密,已经有过很多次,但是依旧每次心跳加速。

  这次他很粗鲁,疼的我甚至开始求饶,却依旧不愿停下,而且他的手用力的按着我的头,我脸埋在枕头下,胸口一阵阵发闷,都快要窒息了。

  我拼着最后力气,终于将头从枕头里解脱出来,刚扭头想对他说自己很疼,但是脸还没转过去,耳边就响起了一声暴喝,“不准将头转过来。”

  身体吓的一震,随即头又被狠狠的按进枕头里。

  我心里发苦,觉得顾臣在床上这特殊的癖好太折磨人了,难道我的后脑勺比脸更有吸引力?这么多次,每次他都不准我将脸露在他眼前。

  终于结束后,男人立即下床,离开了房间,没一会浴室传来水流声。

  我这才扭了扭已经僵硬的脖子,然后从床上坐起,扶着发软的腰,捡起地上的睡衣穿在身上,到厨房给自己到了杯水喝。

  我以为顾臣会离开,但是这次他却留了下来,今天也不知道是什么日子,他做了很多反常的事。他掀开被子,躺在我身边,我心猛的快速跳动,嘴角翘了翘,身体挪了挪窝进他怀里。

  他睁开眼睛看了看我,目光深邃,突然伸手紧紧圈住我的腰,两人更加靠近。我脸贴在他的胸膛上,听着他强而有力的心跳声,身体里的每滴血液都沸腾了,激动和兴奋让我指尖都在轻颤。

  这是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和他同床共枕!我轻轻的抬起头,看着近在咫尺的男人。

  我和顾臣的关系有些复杂,十年前他让管家将我从孤儿院带回顾家,名义上我是管家李叔收养,但吃穿用度都是他亲自安排。后面大学一毕业我就做了他的助理,这种床上关系,是在一次酒会后,他喝醉了发生的。

  之后也不知怎么的就渐渐的每周六过来找我,我们不是情侣,他也没有包养我,很简单的炮-友关系。有时候我会不甘心,想要更多,想要成为他的女友,但每每这样的念头一出来,就被硬生生的又压制住,我怕,怕如果我一旦开口,就连现在仅剩亲近他的机会都没了。

  我记得两年前,有个女人可能也和他是这种关系,中秋节的时候突然上门,那时候顾家的人都在,她过来就亲昵的挽着顾臣的胳膊,说是他的女朋友。

  到现在我还清楚的记得顾臣的反应,他阴沉着脸,冷厉的说了声:“滚!”

  那句滚里透着不耐和鄙视!似乎是在嘲笑女人的痴心妄想。

  我将头埋进他怀里,不再回忆,伸手双手抱着男人强健的腰,深吸了口气,瞬间满胸腔里都是他的气息。嘴角不由自主的翘起,顾臣对我应该也是有感情的,也许不多,但是只要我一直留在他身边,对他好,全心全意的爱着他。只要他的心不是石头做的,就一定能被我捂热。

  睡着后,还做了一个美梦,梦中我穿着婚纱,顾臣将钻戒套在我的无名指上,嘴角扬着温柔的笑,说:“林岚,从此以后你就是我的妻。”

  两人刚准备接吻的时候,突然就醒了,心里当即有些遗憾,不过想到顾臣说的那句话,心尖仿佛涂了蜂蜜,甜丝丝的。

  刚刚醒来是因为旁边的人起来了,我朝他看去,他正好朝我也看过来,两人目光在空中交汇,我脸开始发烫,沙哑着声音说了句:“早安!”然后拉着被子,也坐了起来。

  他嗯了声,淡淡的语气,但是目光却越发灼-热,盯着我锁骨的位置停了几秒。不过也不知道想起了什么,眉头突然皱了皱,眼神里的灼像是被冰水瞬间浇灭,只剩一片冷厉。

  随即他下床进了浴室里。

  不知道他留不留下吃早餐,但还是在他洗澡的时候,我赶紧将粥煮上,他昨晚喝了酒,早上喝点清淡的粥会好点。

  开火将粥煮上后,我朝浴室看了看,应该还要一会顾臣才会洗完。

  因为这房子只有一个洗手间,所以必须要等到顾臣洗完澡后,我才能进去洗漱,等的时候,我将房间打扫了下。

  房子很小,一室一厅,从大学毕业后,我就没有再住在顾家了,搬了出来,自己租下了这里,虽然搬了出来,但每个周末我还是会回一趟顾家主宅,看看李叔,还有顾臣的父母亲。

  等到打扫完,顾臣澡也洗完了,我进到浴室快速的洗漱了下。

  出来时,顾臣还在,看样子是准备留下来吃早餐的,我心里有些小雀跃,粥还没煮好,我又煎了鸡蛋饼,怕油多,用吸油纸将表面的油都吸了。

  顾臣虽然留学过几年,但是我知道他一直不喜欢吃三明治什么的,很喜欢中国传统的早点,这个男人也不挑食,并没有像别的富家子弟那般一定要极尽奢华才行。

  这个男人就算穿着几十块钱的地摊货,站在人群里也是鹤立鸡群的存在,不仅仅是他容貌出众,更主要的是他气场太过强大。

  在等粥好的时候,我又洗了点水果,切好放在桌上。

  我做早餐的时候,顾臣就坐在餐厅的椅子上,身体微微向后靠着,透出几分慵懒,目光一直看着我。

  随意的、淡淡的看着。

  被他这样盯着,我有些不自在,切水果的时候,一分神差点都切到了手指,吓的身体都抖了下。他显然也看到了,说了句:“眼睛白长了吗?”语气听不出太多情绪。

  我嘴角抽了抽,这男人嘴巴有时候真挺毒的,说一句关心的话又不会少块肉。我哼了哼,但是嘴角却是始终翘起的。

  吃了早餐后,我就坐他的车一起去公司,住的地方离公司有点远,路上我想找顾臣说话,但是看他明显不想交谈的样子,我又将嘴里的话咽了回去,扭头看着窗外。

  没想到过了会他主动开口了,说:“我哥从国外治疗回来了,下班后,你去看看他。”

  听到他的话后,我心猛的沉了沉,顾阳回来了,对于那个和顾臣一模一样面孔的男人,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总是惧怕,明明他也没对我做出伤害的事。也许是因为他身上散发的气息我不喜欢,阴郁的很,眼神尤其恐怖,像蛇一样,冰冷冷的毫无任何感情。

  “好!”

  我点头简单的回道,语气都变得有气无力。如果可以,我真不希望见到顾阳。

  顾臣扭头看了我眼,似乎想说什么,但是却又没说出口,他眼睛里藏着心事,连我都看出来了。

  上午开了个会,从会议室出来后,就看到在我办公桌上放了一大捧红玫瑰,娇艳欲滴,十分好看。

  花里有一张卡片,上面写着:“你是我无法抹去的思恋!”然后是一个大大的“L”。

  看到那句话,我脸开始发烫,这署名“L”的人是谁?脑袋里想了几个L开头的姓名,都对不上号。

  会是顾臣吗?我瞄了眼正朝这边走过来的顾臣,冰冷冷的一张脸。我当即撇了下嘴,看样子是我想多了。

  “你是我无法抹去的思恋!”

  我手中的卡片突然被严姐给拿走了,还被她念了出来,当即脸更烫了,慌忙的抢过来放进口袋里。

  “小岚,你这爱慕者可真够文艺的啊!”

  严姐撞了下我的肩膀,轻笑的说道,眉眼间写满了八卦二字。

  “我请你们来是工作的,不是整天嬉笑打闹。”

  在顾臣推门正准备进办公室的时候,突然回头,拧着眉头,不满的说道,冷冽的目光落在我的身上。

  我和严姐身体同时都僵了下,杨姐转身就快步走回了自己的办公桌后。

  我将花放在窗台上,风吹进来的时候,就能闻到淡淡的香味,而那个L先生很快被我遗忘。

  下午的时候,顾臣去见一个客户,但没有让我跟去,走的时候再次叮嘱:“林岚,下班后,记得去见我哥。”

  “恩,我知道了。”

  等我说完后,他才转身离开。

  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心里突然有些发慌,也不知道为什么,这种感觉就突然降临。

  我抚了抚胸口,端起杯子喝了几口水,刻意忽略内心的不安发慌,投入到工作中。

  下班后,我坐地铁又转公交,接着走了二十分钟后,才到顾阳的住处,他住的地方很偏,别墅建在山顶上。走到一半的时候,我就后悔了,不应该为了省钱,而放弃坐出租的。

  到了地方后,看着面前的房子,总感觉有些阴森森的,可能是周围树木太多,我压下心中的不适,按了按门铃。

  开门的人我并不认识,是一个中年胖女人,脸上没什么表情,冷淡的询问我是不是林小姐。在我点头说是后,就让我进去了。

  进去后,看到顾臣父母都在,我当即松了口气,如果是我一个人和顾阳在一起,我肯定会不自在。

  “小岚来了,吃过饭了吗?没吃的话一起吃,刘婶,再填一副碗筷。”

  顾臣的母亲杨宜看到我,笑着说道,目光在我身上停了好几秒,似乎在审视什么。

  我道谢后就准备坐下,但是杨宜却开口道:“小岚,你坐顾阳的旁边。”

  听到这句话,我心沉了下,目光朝那轮椅上的男人看去,苍白到病态般的皮肤,如果他嘴唇再红点,还真有点像电视里吸血鬼的形象一样。身上散发着冰冷、阴森和腐朽的气息。

  顾阳扭头也看向我,一触碰到他的目光,我手臂上的鸡皮疙瘩立即就起来了,明明他也没恶意,却心里害怕。立即垂下头,嘴里轻声哦了下,慢腾腾的坐到了顾阳旁边的座位上。

  刚吃了几分钟,没想到顾臣竟然来了,脸上扬着笑,他平时很少笑,除了在他亲人面前。每次看到他笑,我就会想起小时候初见时的他,那时候他笑容灿烂又温暖。

  这一看,竟看入了神,直到下巴突然被捏住,硬生生的将我的头扭了一个方向。

  “专心吃饭!”

  略微低沉的声音里透着几分不满。

  顾阳的手就像钳子一样,捏的我生疼,我不习惯他的碰触,身体第一时间做出了非常大的反应,头猛的往后仰去。

  见到顾阳脸瞬间阴沉下来,也知道自己反应太大,让他难堪了,当即干笑两声说道:“知,知道了。”

  “小岚,你交男朋友了吗?”

  这时候,杨宜询问我。

  问的太突然,让我愣了下,随后目光不由自主的朝顾臣看去,男朋友,在我心里,他就是。但是这句话我只能憋在心里,不能说出来。

  “还没有!”

  我摇头轻声说道,这话说出,舌尖都透着苦涩。

  “小岚,你今年要满二十四了吧!女孩子,二十四也到了结婚的年纪了。”

  杨宜的话似乎还只说了一半,但是我的心却已经沉到了谷底,生出一股不好的不预感。

  果然接下来她又说道:“顾阳也到了要结婚的年纪了,昨天顾臣和我提起,说你做顾阳妻子合适……”

  后面她说什么,我已经没有听清,满脑子都是她刚刚说的话,耳边一遍遍的回响着,每个字都有如惊雷般在我脑袋里炸开。

  “小岚,小岚……”

  “什么?”

  我茫然的看着对面的杨宜。

  “你同意吗?”

  “同意什么?”

  我颤着声音询问,整个身体都在剧烈的抖动着,寒气一直从脚后跟窜到头顶。

  “同意这个月底和顾阳举行婚礼?”

  杨宜脸上露出期待之色,旁边顾臣的父亲目光也凝视着我,那眼神中有着几分热切。

↑↑↑返 回 顶 部↑↑↑

情感语录 | 情感故事 | 人生感悟 | 名人名言 | 经典语录 | 情感口述 | 励志名言 |
Copyright 2013-2017 32red-uk.COM 情感语录 [ http://www.32red-uk.com ] All Right Reserved